品色堂

品色堂 爱在情殇 她怀着我的孩子嫁了别人     一踏进快餐厅,凭直觉我一眼就认出了叶俞风。长而飘逸的黑发、瘦瘦高高,穿一件手绘T恤,在喧嚣的人群中,临窗而坐的叶俞风格外醒目。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本应是爱情的宠儿,谁知却一再受到伤害。  千里追爱爱却渐行渐远    2005年9月大学毕业后,我陪着女友晓晶回到武汉。我和晓晶同学三年,直到即将毕业了,才匆匆忙忙谈了场“黄昏恋”。原本我想留在北京,对于学艺术的人来说,首都是艺术的殿堂,而且离我的老家河北又近。可晓晶不喜欢北京的天气,坚持要回武汉。    我千里追随着爱的足迹,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。可是,晓晶的父母却不愿接受我,他们嫌弃我贫寒的家境,更看不习惯我的言行。我痴迷于艺术,跟晓晶说,暂时不想找工作,打算空出一段时间潜心作画。晓晶的父母因此指责我没有上进心,没有责任感,一个大男人不想着努力工作挣钱,反而躲在家里靠女人养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生活方式,我不是为自己找借口,我只是想在专业上进一步提高,有个更高的起点。    也许我和晓晶是因为不了解而在一起,因为了解而分开。恋爱仓促,相处久了,我和晓晶性格上的差异日渐显现,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有很大差异,再加上晓晶父母的坚决反对,到武汉后的第三个月,我们平静地分手了。    为了爱情,我来到了武汉,而曾经炽热的爱情在现实生活中却渐行渐远,黯然落幕。虽然晓晶离开了,但我决定继续留在武汉。在武汉生活的短短几个月,让我迅速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江城,我喜欢风景如画的东湖,喜欢醇香爽滑的热干面,也喜欢麻辣鲜美的鸭脖子。    我和晓晶依然是朋友,只是无关爱情。    不过,和晓晶分手,找工作成了迫在眉睫的事,我从晓晶家里搬出来。房租、水电费、一日三餐,样样都需要钱。我想,当初晓晶父母生我的气是有道理的。人,固然需要理想,可仅仅靠理想支持,是无法生存的。    2006年3月,凭着扎实的美术功底,我很顺利地被一家服装公司录取为设计师。我的生活掀开了新的一页。  一张素描赢来一份爱情   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,我欣赏美,更喜欢创造美。因为单身,我平时懒得自己做饭,一日中两餐都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店解决。一天傍晚,我照例去酒店吃饭,刚走到酒店大门口,一个漂亮的迎宾小姐让我眼前一亮。这个女孩肯定是新来的,我以前从没见过,她很年轻,肤若凝脂,一张秀气的瓜子脸上,明亮的大眼睛灿若星辰。    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女孩的脸红扑扑的。我心里一动,这是一个多么单纯可爱的女孩!在酒店坐下后,我打开公文包,拿出纸和笔,廖廖几笔,女孩的样子跃然纸上。吃完饭离开的时候,我微笑着把那张速写送给她。当然,我多了个心眼,在画下面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。    晚上9点多的时候,我的电话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,难道是她?线一接通,声音很嘈杂,隐约传来几个女孩的笑声,一个女孩好像抢过了电话,对我说:“大画家,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的眉眉了,请我们消夜吧,我们帮你做媒!”我开心极了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    一挂断电话,我几乎是冲出去。等我赶到酒店大门口的时候,我一下子傻眼了,眼前足足有十几个女孩子。当然不少是我认识的服务员,眉眉低着头,虽然看不清楚,但我知道她一定又脸红了。一定是这些女孩子起哄,给我打的电话。    长这么大,我第一次单独和这么多女孩子一起吃饭。我也有些局促不安,整个饭局,我甚至没有和眉眉说过一句话。直到分手的时候,大家起哄让我送送眉眉,我才有机会和她单独相处。    一路无语,快到眉眉租的房子了,我才鼓足勇气问她:“下次还有机会见面吗?”她笑了:“你不是天天到我们酒店吃饭吗,我们可以天天见面。”我说:“我是指工作之余的时候……”眉眉答非所问,“你画得真好,我有那么漂亮吗?”“我觉得画得还不够好,如果你愿意,我会画得更好……”谈到画画这个话题,我侃侃而谈,眉眉听得很入神。    送眉眉到楼下的时候,我悄悄握住了她的手。我能感觉到她颤栗了一下,但没有挣开。一幅画让我赢得了眉眉的芳心。    和眉眉恋爱不久,我提出让她搬过来和我一起住。眉眉确实是个好女孩,她身上没有漂亮女孩惯有的骄傲任性。自从她来了,我的生活变得井井有条。以前,我从不吃早餐,现在,眉眉每天早早起床,为我磨豆浆煎鸡蛋。我去上班的时候,她还不忘在我的包里塞上一个洗干净的大苹果。我的同事都羡慕我,在这个年头,我还能找到一个既漂亮又温柔勤劳的女朋友,简直是找到宝了。  走近方知幸福原是幻影    幸福的日子,时间过得格外快。转眼,2007年春节就要到了。我打算陪眉眉回她家一起过年,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,还没有见过她的家人。想着第一次恋爱失败的经验,我决定这次要好好表现一下。    出乎我意料的是,眉眉的反应很冷淡,她一会儿说,我这么突然去怕家里人不接受;一会儿又说,我如果过年不回家,我家人会伤心的……绕了半天圈子,我明白了,眉眉是不愿意我去她家。我有些不快,但也没往心里去。    春节期间,我人在河北,心却牵挂着远方的眉眉。可让我觉得蹊跷的是,每晚只要一过7时,眉眉的手机就关机了。正月初五,我迫不及待地提前回了武汉。我想见眉眉,可她的手机却始终打不通。我隐约记得她家在蔡甸的一个村子,我买了丰厚的礼物,决定去她家拜年,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。    好不容易找到那个村,一路问下去,终于找到眉眉家。眉眉不在家,我本想给她一个惊喜,没想到,她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意外。    见到我,眉眉的妈妈很警惕,上下打量着我,问我是谁?我一愣,难道眉眉从没向家里人提起过我?我回答说是眉眉的男朋友。眉眉的爸爸突然抄着一把扫把冲过来,吼道:“你给我滚出去,少在这儿胡言乱语,败坏我女儿的名声。我女儿早就嫁人了,她现在就在婆家……”   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来,眉眉爸爸把我精心挑选的礼物像丢垃圾一样丢出来。他的话像惊雷般炸得我的头生疼,我不敢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?怎么可能,眉眉是个那么单纯的女孩,怎么会骗我?    回到家里,房间里处处都是眉眉的影子。我度日如年,期盼着眉眉早点回来,希望她亲口对我说,那个可怕的消息是假的。可一直到了正月十五,她仍然没有出现。就在我绝望的时候,眉眉回来了,但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是,“我们分手吧!”    眉眉哭着说,她对不起我,她不是有心骗我的。早在3年前,她家里就安排她和镇上的一个包工头订婚了。因为当时她还不到结婚的法定年龄,所以只是请了酒,在农村也就算是结婚了。她说,那时候年龄小不懂事,直到遇到我,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。    我的心里又涌起一线希望,我说我不介意她的过去,既然她爱的是我,我愿意接纳她的一切。可她摇摇头:“没用的,你贸然到我家里去,把事情闹大了。他们逼我领了证……”我求她不要离开我,她突然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要是我有一个你的孩子该多好,等他(她)长大了,我让他(她)找你……”    眉眉像当初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一样,又突然消失在我的世界之外。我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,才终于接受了眉眉离开我的这个现实。    可我的心才刚刚平静下来,几天前,我在街上意外碰到了眉眉的一个朋友,她悄悄对我说,眉眉是怀着我的孩子嫁人的,我的女儿已经一岁多了……    我的心一下子掀起了惊涛骇浪,天啦,眉眉怎么会这么傻,命运又怎么会对我如此残忍?想着可爱的女儿近在咫尽却不能相认,只能远远地偷偷望着她;想着可爱的女儿搂着另一个男人的脖子,甜甜地喊着爸爸,我的心都碎了……